寒假跑起来

开启寒假生活,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跑步,遇到下雨就去健身房。一开始几天,跑得很有信心,成绩也进步得比较快。可是到了10天以后,脚开始变痛。跑步一下子又慢下来了。跑步后整个脚都痛是老问题了,却没有好的办法。我估计,大概跟他的平足有关。对于平足,我们一直坚持让他穿矫正鞋垫。希望在他发育之前,能出现明显足弓。对于平足的小朋友来说,中考1000米确实是一个绕不开的挑战。但是,平足并不是运动的障碍,很多著名运动员包括打篮球的都是平足。坚持锻炼,强身健体才是我们的目标。即使脚痛了,休息一阵也会恢复的。我们还可以练引体向上。总之,运动不能停。少年,加油,为自己消除每一个弱项。

绍兴一日游

终于考完试,迎来了初中生活的第一个寒假。我们欠了盛儿三件事:吃海底捞,吃宁海食府,去绍兴。这三个愿望都很容易实现,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时间。这次就不犹豫了,充饱电,也不做攻略,直接来绍兴。上午东湖人少景美,值得推荐。下午鲁迅故居,狭窄的街道挤满了人,进门都要排几十分钟的队。虽然我已经来了无数次,但是还是得打起精神来陪娃。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,这么多年来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变化。沈园是我跟太太相恋相爱的地方,我这次去想专门找一下那个小山坡,想重新找到20年前的场景,让娃给我们拍个照留个纪念。但是,却找不到了,沈园有很大的变化,原先的记忆有些模糊了。我跟太太也已经完全找不到当初的那个小山坡了。算了,不管了,好歹不是物是人非,而是人是物非。

24012701

穿衣镜

没有穿衣镜咋办?椅子来凑!

太太是个非常典型的小女人,逢衣必穿,逢镜必照。但是家穷,家小,装修时找不到一块地方可以放置穿衣镜。那怎么办?每次问我跟盛儿,这件衣服如何,这条裙子好不好看。我跟盛儿经常面面相觑,不知道怎么评价好,也许我们儿子俩审美能力不在线,总是“敷衍”着回答好看。久而久之,太太已经不太信任我们爷俩的眼光了。那咋办,买了衣服都不知道好不好看。于是,电梯门的反射面,大玻璃窗户,甚至汽车的后视镜也都成了太太的穿衣镜。这次干脆搬来椅子,站在椅子上转来转去地照镜子。那就怪不得我了,偷拍一张先!

24012801

养花专家来了

在家中种点绿植鲜花,可以点缀一下冷色的建筑,撩拨一下平静的生活。太太也是带着这么美好的愿望想养几株绿植。但是她不在花鸟市场买,选择了网上买。

绿植快递到家里,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天哪,这是什么玩意儿,把快递竖起来,马上要捅到天花板了。

太太还不忘吩咐我:小心拆!她看到我的大剪刀,觉得我会把她买的东西拦腰剪断。我好像也没有这么傻吧。我把快递横放在地上,趴在地上小心翼翼地从一端沿着箱子缝剪到另一端,生怕剪到了嫩枝。可是里边的包装一层又一层,我像剥粽子一样,一圈一圈地脱。拆了半天,一棵长得有点丑,叶子还有点稀疏的绿植展现在我眼前。这绿植叫啥我也不认识,太太只说比较好养。

好家伙,竖起来后有近三米高,但是重心不稳,不扶着它,它就会倒。我问太太,接下来咋办?难不成我一直扶着这颗绿植,直到它不会倒?太太看到后哈哈大笑,就是让你扶着。她走向一边,从快递箱子中抽出了一根竹竿,看来这个商家比较有前瞻性,知道自己卖的产品天生弯腰,倒还人性化地赠送了一根三米多高的竹竿,让你用绳子绑。

拿出花盆后,太太让我把这颗绿植放进花盆。接着需要把这个又高又弯腰的家伙捧到客厅。结果,我一捧起花盆,上边的枝头就碰到了天花板。这下可坏了,谁让我当了护花使者呢?累死也得不碰天花板,必须无损扛进去啊。

冬探保国寺

原本想去滑雪,又怕来不及。决定去一直想去却未成行的保国寺吧。进门后才发现,这座寺原来建在半山腰,全木结构建筑,源自宋朝。我好奇的是:南方当时并不盛产粗壮的木材。况且江南气候潮湿,特别是梅雨季,木结构易潮易腐,还有白蚁横行。这座建筑是如何完美地留存下来的?实在是佩服古人的智慧。

迎接2024年

2023年已经是过去式,很多人在朋友圈写了总结。汉语圈国家和地区会在年底评选年度汉字。比如日本的年度汉字为“税”,马来西亚为“贵”。中国台湾为“缺”,我们中国为“振”。

我的年度汉字为“酸”。周日那天,驱车去超市,随机播放的一首怀旧歌曲让我伤感,有些要潸然泪下的感觉。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何,到家时还问了太太为何有心酸的感觉,也许年纪真得大了吧,感觉这一年年走过来也不容易。

2023年是兔年,按照中国传统,这是与鸡相冲的太岁。祖宗告诉我们,这一年凡事要小心。可年初,还没有真正进入兔年的1月份,太太却首先新冠阳了。她其实已经做了很好的防护,躲过了汹涌的第一波和第二波圣诞节高峰。原以为就能这么熬过了,但病毒专治不服,染上新冠就是这么莫名其妙,她都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染上后身体很是虚弱。太太自己觉得很委曲,我也很心酸。

难逃魔咒

又到了一年一度盛儿的生日。本想着应他的要求,吃海底捞火锅。不过,有朋友邀请我们去象山民宿过一夜。周五是2023年最后一天上学,当天盛儿比较累,一直在排练,下午演出,一天都没怎么吃饭,又因为未穿正确的衣服被乐团老师骂了一顿,回来时心情就不大好了。在去象山的路上,向妈妈讲述了被老师骂的原因,主要是电教老师未及时通知到盛儿,导致自己不知道要穿衣服。盛儿分析着分析着就开始哭起来了,看来着实是受了点委曲。当天晚上到象山后,盛儿一直喊有些累,想睡觉。我们还以为是白天累了呢,倒也没在意。可是第二天早上,盛儿说全身没有力气,好像发烧。太太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,摸了下他的脑袋,火烫火烫,赶紧吃完早饭回来了。到家一量体温,39度。下午,到了医院量39.9度。这个体温真得吓人,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这么高的温度了。太太开始担忧起来,赶紧喝上美林。但效果也一般般,基本不怎么退烧。傍晚吃了颗奥司他韦,到了晚间,稍微好一点点。因为只有发高烧这个症状,医生和我们都以为应该是得甲流了,但是第二天的结果显示,却不是甲流,而且烧也退了。盛儿有点力气了,开始写作业。至此,2023年还是没有逃过生日那天的魔咒……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?

地理小王子

最近的科学考试,盛儿考了前几名。虽然科学是不差,但在这个学校能考前几名也有些难度。我们有些疑惑,问最近在学什么?他说地理。哈哈,怪不得呢!从小唯二几个兴趣点就是看地图册,看来也没有白看。各种奇形怪状的地形、方向、等高线,我看得都很晕,他都不用复习,做起题目来是手到擒来,毫不费吹灰之力,还说太简单。不知道有没有奥地,可以去参加一下。另外,让他兴奋的是,当前社政教的也正好是地理部分。两门课都撞在一起了,可把他乐的。现在对他来说,英语是最大的问题,主要是小学三年级才开始学,而且小学时只学课本上的内容,学得量跟其他同学比实在太少了。一到初中马上现出原形,词汇量是远远不如其他小朋友,学校里出的阅读理解又比较难,导致他经常读不懂。目前英语最好成绩只能排平均水平,希望他加把劲,到学期结束后能保持平均水平以上。

东钱湖漫步

冬季,零下两度,部分湖面微微结冰,外出寻找温暖的阳光,在东钱湖东侧湖边的院士中心,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村庄,名为建设村。村子里边保存了很多民国时期留下来的建筑。路边几只慵懒的猫咪,刚捕上来想奋力钻出水桶的大青鱼,河里欢快游玩的鸭子……一下子把我们拉回了小时候的场景。

Subscribe to